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口罩難求背后:中國如何從制造大國轉向強國
口罩難求背后:中國如何從制造大國轉向強國

    口罩產業,中國的優勢在低成本和產能,但口罩產業的金字塔尖依然被3M、霍尼韋爾、尤妮佳等公司占據,這背后是一套制造強國的工業哲學

  陳琛 林雪萍 | 文

  隨著疫情擴展到全國,各大藥房、網店口罩紛紛售罄,補貨更是遙遙無期,世界各國產能已經被預定至數月之后。短缺蔓延到全球,日本、韓國、美國、歐洲甚至印度的商店里都是一罩難求。

  世界衛生組織2月6日發布報告,中國口罩的需求量上升了100倍,價格上升了20倍。很難想象,具有世界上最完整工業體系的中國竟然在小小的口罩上犯了難。

  遠在日本和歐洲的供應商也感受到市場的熱浪,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2月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在日本國內口罩業者采取24 小時生產體制的努力下,日本每周的口罩供應量可望達到1億片以上。路透社1月底報道,捷克企業接到的訂單暴增570倍,另據《紐約時報》報道,法國昂熱的一家企業在一周之內接到了10億訂單,而去年全年的產量才是1.7億只。

  口罩為什么不能很快上市

  口罩是超大規模、廉價制造、模塊化的裝配型產品。

  首先是規模。中國產量占據世界的50%。每天生產口罩一千多萬只,2019年生產50億只,居世界第一。

  其次是廉價制造,每個口罩可能才賺幾厘錢,盈利靠海量出貨,涓滴匯成小溪流。河南長垣兩家醫療器械公司董事長證實,醫用普通口罩出廠價每個9分錢左右,醫用外科口罩每個在4毛到4毛5分之間。江蘇省江陰某口罩工廠曾對外表示,工廠一年給日本代工口罩3億只,每只出廠價兩分錢,每只賺不到五厘錢。

  最后口罩是模塊化的裝配產品。普通的醫用口罩是由聚丙烯纖維無紡布層,熔噴布層,耳帶線,鼻梁金屬條等部件組裝而成,根據不同的種類還需添加過濾棉層和活性炭層。而中國的口罩工廠并不擁有完整的產業鏈條,只是將這些零件組裝起來的地方。

  假設這些原材料供給足夠充足,新擴產的口罩工廠也很難很快就將口罩輸送到市場。去除設備到貨、設備調試時間,只看口罩從零件到包裝成箱,首先是口罩的裝配,目前通過壓合、裁切、貼條、焊帶等流程就可以生產出一枚口罩,全套自動化生產線每用不了1秒可以生產一個口罩。

  但耗時的是消毒過程,這是新投產的口罩生產線不能很快上市的一個重要因素,每個口罩需要在環氧乙烷溶液中消毒,由于環氧乙烷屬于有毒物質,消毒過后的口罩需要靜置解析至少7天,待環氧乙烷全部分解掉后,才能包裝上市。若采用輻照滅菌技術,可將這一過程縮短至24小時。

  口罩背后的復雜產業鏈

  口罩雖是幾毛錢的產品,但同樣擁有復雜精巧的產業鏈。

  和其他產業相比,國內產值僅為一百多億的口罩價值鏈猶如一條細長蜿蜒的小河,和多條大江大河連通,比如化工、紡織、機械、電子。

  原材料方面,聚丙烯被加工成噴熔無紡布,再運送到口罩廠商,經過裁剪縫制成為口罩,包裝之后再經過消毒滅菌,之后要通過解析,最后才能轉變成可以在市場上流通的產品。設備方面,涉及到一大批機械加工零部件、氣動元件、電氣零部件,又通往了另一個繁雜無比的世界。

  口罩用的聚丙乙烯可能來自于浙江的鎮海煉化,這些原料在山東被加工成中間產品熔噴無紡布,中間產品再運輸到河南,當地及全國其他地方再引進鼻梁條、掛耳繩、粘合劑,最終制成口罩,小小的一個口罩,其實是標準的模塊化組合式產品。

  河南的設備也有可能來自東莞,東莞的口罩機設備涉及到材料加工、電氣控制、氣動元件,很有可能還要從長三角或珠三角某地購買超聲波壓焊設備,從上海購買自動包裝設備,還要從其他地方引入相關的消毒設備和原料。

  小小的一個口罩,在牽動無數人神經的同時,也牽動了數十條大大小小的產業鏈。長垣生產的口罩,其實是全球供應鏈集成融合出來的產物,其中涉及到的資產可能達到數十萬億,即使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首富也負擔不起。

  扎進口罩世界還會發現,即使是大企業來做口罩,也很難一蹴而就,設備的研發、制造、安裝、調試和改進,原材料的引進,無塵生產車間的建設,物料的對接和配送,工人的培訓,非常時期,雄壯的大企業也得把此前市場上一件又一件瑣碎的小事情扛在身上,也只有汽車、化工和電子行業的巨頭才能在關鍵時期跨越大江大河。

  口罩背后的制造大國與強國

  從中國制造口罩的能力來看,中國是制造強國嗎?很遺憾,小小口罩,同樣隔開了大國和強國。

  如何理解一個制造強國?發動機能否造出來固然是一個標志,小小口罩能不能造好也是一個重要指標。

  天下口罩,誰是大牛?世界級品牌,是來自美國的3M和霍尼韋爾,還有日本最大口罩制造商尤妮佳。這些國外品牌的價格,往往是國內的價格的10倍以上。

  2019年中國口罩十大品牌 來源:觀研天下

  這些公司都是什么樣的公司呢?

  霍尼韋爾,工業巨頭,2018財年收入420億美元,利潤近70億美元;3M,工業巨頭,2019 年凈收入超過 300 億美元,凈利潤約 46 億美元;尤妮佳,日用消費品領頭羊,2019財年收入66億美元,利潤近6億美元。

  這些大品牌為什么要去做小小的口罩?口罩在中國只是一個上百億的市場。看上去還不夠群雄塞牙縫,那么國外品牌如何生存?

  這些企業無一不是多元化的代表,但是做口罩卻各有各的招法。

  以“尤妮佳”為例,它曾兩次入選福布斯發布的 “全球100家最具創新力公司”榜單。它最大的能力是來自強大的情報收集能力,和對用戶個性化需求的把握。如口罩而言,尤妮佳也開發了給女士的小臉口罩。并且憑借無紡布吸收材料為軸心,多面拓展,成為生活護理領域的超級巨頭。尤妮佳在一些看似傳統的產品中玩出了花樣。

  霍尼韋爾的優勢,則體現在對工廠環境和安全防護有充分的認識,而3M則是材料的巨人。

  小口罩當然無法撐起3M、霍尼韋爾、尤妮佳的生存空間,但是他們多元化產品的結網效應明顯。

  口罩背后是材料的競爭,也是裝備的競爭。口罩不過是技術土壤里長出的一棵大樹,是系統性解決方案的一個分支。

  這就是制造強國的特點,它不是以單項產業的規模取勝,而以底層技術向各領域滲透而取勝。看似無序的多元化產品,卻是靠技術將其從內涵中串織起來,編制出來一個難以復制的有機體。

  利用標準確定行業領導地位,則是另外一種訣竅。比如疫情中大家最喜歡的N95口罩,就是美國標準, N95口罩是指符合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規定的空氣過濾“N95”評級的、可阻擋95%直徑0.3微米以上的非油性顆粒的口罩,其他國家的標準也很大程度上參考了美國標準。

  但是要確定這個標準,需要嚴格的測試流程,專業的測試儀器,比如說美國的TSI公司氣溶膠檢測儀器,如果沒有儀器和手段,那想確定標準也無從說起。中國大把的錢,都被這些標準檢測機構給拿走了。

  口罩產業,中國的優勢在于低成本和產能,但口罩產業的金字塔尖依然被制造業強國掌握,這背后是一套制造強國的工業哲學。

  注:陳琛為機工智庫高級研究員、林雪萍為北京聯訊動力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

【思南新發現】福祿克1535絕緣表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email protected]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040325
網安備案編號:4403303010105
西班牙人对阿拉维斯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