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全球產業鏈上的中國制造:少一個零部件都沒法生產,疫情后將發生兩大變化
全球產業鏈上的中國制造:少一個零部件都沒法生產,疫情后將發生兩大變化

影響層層深入:先是銷售停滯、訂單延遲,再是供應鏈中斷,再加上工人返崗之路困難重重,恢復制造業,需要全國一盤棋努力。而疫情過后,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必將加速。

640.webp (2)

壓力,巨大的壓力。

作為探路者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王靜覺得自己抗壓能力還是挺強的,她曾4次登頂珠峰、10次登頂8000米以上的雪山、142天完成7+2打破世界紀錄、多次遇到過生死。但在當下,她依然感到壓力不小。

疫情之下,探路者1000多家門店中有80%~90%暫停營業。原本是服裝銷售旺季的春節,探路者的線下銷售幾乎停滯。“這對行業的銷售影響巨大。”王靜說。

2月15日,京山輕機董事長李健召集旗下子公司的管理層開了好幾個在線會議。這家總部位于湖北的上市公司擁有智能裝備制造和汽車零部件業務,集團還涉足農業板塊。

李健想摸清楚這次疫情對所有子公司和它們所處行業到底會有什么影響。一輪會開完之后,李健要求子公司負責人把今年的預算、增長目標等再做一遍討論。如果有些業務板塊有重大影響,管理層要提出應對策略,“要不要收縮開支、要不要調整人數等,這些都必須要在2月之內完成”。

“壓力是很大啊。”小牛電動CEO李彥在2月初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坦言,他算了一下,過年前一周很多公司就基本進入到了放假狀態,到現在過去了一個多月,“基本上整個2月的收入都會有影響”,但是人員工資、店鋪租金、費用等等還在產生。

當時的中國制造業看起來確實陰云籠罩。2月2日,《中國企業家》對全國1002家企業進行調研,數據顯示,調研對象認為此次疫情受沖擊最大的領域集中在制造業和線下消費等實體經濟。其中21.7%的受訪企業認為制造業在此次疫情中損失巨大,占比最高。

疫情對制造業的影響層層深入:先是物流受阻,銷售停滯,訂單延遲;再是產業鏈相互影響,零部件供應中斷,生產難以為繼;再加上工人返崗之路困難重重,復工復產進度緩慢。制造業的恢復,需要全國一盤棋的努力。

但從2月中旬開始,“復產復工”與“疫情防控”一起成為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匯,各省復工率數據不斷刷新,制造業等各行業重新恢復運轉成為當務之急。

國家發展改革委黨組成員、秘書長叢亮在2月24日的發布會上表示,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率已超過90%,江蘇、山東、福建、遼寧、廣東、江西已超過70%。鋼鐵企業復工率為67.4%,有色金屬企業復工率為86.3%。鐵路裝車數已恢復到節前正常水平的95%左右。

李彥感覺,大的風向完全不同了。在2月初他還覺得產業鏈的全面啟動遙遙無期,但最近的明顯感受是,“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復工。兩手都要硬”。

重啟產業鏈

面對疫情后的市場,李健喜憂參半。

京山輕機的智能裝備制造業務板塊,“所有的智能設備需求非常旺盛”,李健對今年業務也比較看好,并且在蘇州、惠州等地的工廠陸續開工。農業板塊的國寶橋米公司,為了保證武漢地區的糧油供應,從1月27日就已經復工,銷售同比還有上漲。

讓李健著急的是汽車零部件業務。

京山輕機鑄造公司生產的卡鉗體、轉向節、泵體泵蓋等產品客戶是博世、大陸等跨國汽車零部件供應商,這些客戶早就復產,如果京山輕機遲遲不能供貨,影響的將是一整條供應鏈,客戶的產品也很難順利下線,這其中包括了負壓救護車等所需的零部件。

有客戶專門給京山防疫指揮部發函,要求京山輕機發貨,得到指揮部特批。但隨后另一個難題出現,因為湖北是疫情重災區,全省都采取了封閉道路的措施,省外一些地方也不讓湖北牌照的汽車通行,而這批貨物的目的地是山東青島。

貨物可以從京山出去,但會不會無法進入到河南和山東境內?李健拿不準,他試著請青島防疫指揮部發個文,看看能不能拿著這個文當“通行證”。

物流成為產業鏈的“堵點”之一。貨物運不出去,原料也運不進來,“就算我們單獨復工了,干兩周之后,還是得停,所謂的復工不可能是一條產業鏈上的一家企業復工”。

到2月17日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宗申集團只有一小部分位于廣州的工廠開始生產,位于重慶市巴南區的工廠則計劃于2月下旬復產,而宗申整體產業鏈上下游90%公司還沒有復工。

“復工不是一個企業復工就可以,上下游不復工,我們能做的其實很有限。”宗申產業集團工業互聯網副總裁鞏書凱對《中國企業家》表示,“至少上下游產業鏈達到60%復工率,產業才能轉起來。龍頭企業尤其要動起來。”

三一集團副董事長兼總裁向文波也持有相同觀點。資料顯示,三一在湖北的配套企業有40多家。“現在的生產體系是全球體系,任何一個企業鏈條斷了,少一個零部件都沒辦法把一臺機器生產出來。全面復工還有待于整個社會經濟活動恢復正常,沒有大環境支持,小環境還是很難。”向文波說。

各地政府部門也在加速打通制造業產業鏈。2月23日《新聞聯播》報道,在重慶兩江新區,抽調200多名機關干部和國企干部為企業復工復產提供“一對一”服務。產業鏈上的企業申請復工不再需要跟多個部門打交道,有問題只需找一個人。

而在江蘇昆山,圍繞產業龍頭公司,昆山市工信局梳理出產業鏈“樹狀圖”,不僅僅解決龍頭企業難題,同時幫助產業鏈上公司解決復產復工難題。

力保訂單

2月3日,上海喬佩斯時裝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金敏接到松江區有關部門的通知,需要大量的醫用隔離衣。填寫了6張表格之后,喬佩斯在2月9日緊急復工生產隔離衣。

之后只用了兩天,喬佩斯就拿到了上海市一類醫療器械生產資質。到2月16日時,這家員工到崗率50%的公司日產隔離服達到2000件。

喬佩斯的主營業務是中高端時裝OEM生產,主要客戶在海外。這次疫情開始后,海外一些客戶“趁機”取消了中國的訂單,轉移給東南亞。金敏問過上游面料企業,發現他們2、3月份的面料訂單已經全部移到了東南亞國家。

金敏想到的自救方式是兩條腿走路,一條是以這次獲得的醫療器械生產資質為起點,在這一領域探索生產;另一條是在疫情穩定后去日本等國家開辟新市場。

國際訂單受到影響的企業不勝枚舉。一位企業負責人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公司在國外有一個特別重要的項目要交付,但如今最后一期安裝調試人員出不去,“我們很著急”。他們嘗試讓員工從上海或者昆明飛到國外,但發現嚴控之下哪里都很難出去,只能想辦法用遠程指導海外員工解決,原本計劃年后開始交貨的海外訂單也處在暫停狀態。

三一重工在海外的訂單雖然“沒受多大影響”,但因為物流上遇到難題,交貨上也出現障礙。不久前,三一重工十幾臺攪拌車運往東部一個港口就被勸返回來,公路遇到障礙,三一就想辦法用鐵路甚至航運運輸。但是到了國外,有的國家要對來自中國的產品嚴格檢疫,有的國家甚至提出要在碼頭停留14天才允許辦清關手續。

“除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措施,航班取消這些都不是企業可以解決的問題,需要等到社會經濟活動恢復到正常的工作狀態。”向文波說。

相比之下,李健對汽車零部件訂單的處境顯得有些焦慮。作為二級供應商,他跟客戶溝通過眼下處境,“目前客戶也大都比較寬容”,但如果無限度地拖下去,客戶采購計劃發生變化,將有可能對汽車零部件的銷售造成很大的影響。

當前李彥的主要精力之一,是盡快讓門店開業服務客戶。為了解決疫情期間的銷售問題,2月20日開始,小牛電動推出“0接觸云購車”服務。用戶通過微信掃描活動二維碼或點擊小牛電動官網——體驗與服務——查詢體驗店,獲取周邊小牛電動體驗店的聯系方式,添加微信即可享受一對一在線咨詢、視頻看車、在線下單以及免費配送等服務。

員工搶奪戰

除了產業鏈重啟和保訂單之外,提高一線工人的返崗率也成為制造業的迫切需求。

春節前,位于廣東順德的格蘭仕集團包車把員工送回各地過年,按照原計劃過完年后再包車接回來,這是格蘭仕堅持了很多年的傳統。但疫情暴發后,不少回廣西老家的員工卻被困在了村里。

為了確保安全和更快速接回員工復工,格蘭仕想到了包機。他們先是包車在村子集合點將員工運到南寧吳圩機場,包機運往廣州,再用大巴車把工人運回順德。

640.webp (4)

2月21日,格蘭仕的第一架包機接回了160余名員工。2月25日還有第二架包機,后續還將視員工的情況再安排。通過包機和多達100趟專車,截至2月18日格蘭仕順德總部返崗率已超過80%,在未來一兩周內有望達到100%。

格蘭仕集團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原定的戰略計劃和目標不會因為疫情而調整,還在全速推進。格蘭仕今年計劃再招聘一萬人,一部分滿足原來白電產業的需求,另一部分則為芯片等項目服務。網絡招聘已于春節前開始,工程師的招聘也將在3月啟動。

“今年少了一兩周的時間,我們會通過提升效率和大家努力搶回來。整體還是很樂觀。”格蘭仕集團企劃部部長游麗敏表示。

海南航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從2月19日推出返崗包機產品,兩日內就接到咨詢200余次。截至2月21日中午,東方航空共收到81個國內外航班包機、超過1.1萬人的出行需求意向。中央人民廣播電視總臺2月22日報道,民航總局已經執行復工包機航班50多架次。

另據《工人日報》消息,自2月16日起,國鐵集團已組織開行務工專列29列和包車廂136輛次,運送3萬多人,近日再安排務工專列73列和包車廂155輛次。

而在2月23日復工專列抵達浙江溫州后,溫州市長率企業代表在車廂門口迎接復工工人歸來。

鄭州富士康希望2月底恢復中國大陸50%產能、3月恢復80%產能,并在2月16日發出返崗激勵通知,符合要求的員工返崗可獲得3000元,此后又將獎勵提升至5250元。2月22日,又曝出符合要求的新員工入職3個月可以獲得7000元獎勵。

而李健對今年人才市場表示樂觀,“我相信今年人才肯定很好招,而且流失率肯定會顯著下降。”

機遇與反彈

疫情過后,制造業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一些行業會強勁反彈,二是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將大大加快。

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口罩大面積斷貨,口罩機也一機難求。京山輕機全資子公司很快就研發制造出了口罩設備產線并已獲得訂單,既滿足防疫需求,更重要的是借此機會進入到醫用設備市場。李健同時投資了一家康復機器人公司。他對此的判斷是,這次疫情將會對人們的生活習慣帶來很大改變,日常戴口罩的人未來將會變多,對相關產品的需求也會上升。

“疫情過后,工程機械一定屬于爆炸性反彈的行業。”向文波說,他的邏輯是工程機械的需求可能會延后,但不會消失。

到2月20日,三一在國內17個生產園區均已復工,近10億訂單裝車發貨,同時16000余名員工重回工作崗位,整體復工率超70%。

在合眾新能源總裁張勇看來,“汽車產業是資金、技術和人才密集型國家支柱產業,并帶動多種相關產業,不是一次疫情能夠輕易拖垮的。”新造車公司們應該采取籌措資金、削減開支、穩中求進、營銷創新與持續的技術和產品投入來面對挑戰。

已經布局了兩條自動化發動機產線的宗申集團看到的則是自動化的潛力,其背后的忽米網目前為止為100家企業制定了行業解決方案。在鞏書凱看來,中國工廠的數字化、自動化水平非常低,經營者沒有認識到自動化的重要性,對于初期投入的動力和意識也不足,而這次疫情將會推動工業自動化轉型的進程。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介紹,聯想集團在2013年就啟動了以數據智能為核心的智能化轉型,形成了覆蓋“研產供銷服”全價值鏈的智能化技術和管理體系,并在合肥、武漢和深圳三地智能制造的“鐵三角”中充分應用。

北京大學王寬誠講席教授、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希望,借助于這次疫情讓很多企業真正走向數字化和走向智能化的這條路。至于疫情過后會有哪些企業和行業會快速反彈,她的觀點是,這次疫情是面向數字化、面向未來和面向智能化的一個轉型契機,“那些與數字化、與人工智能、與我們講的共生和協同模式發展的企業,應該是恢復和快速彈回比較快的企業”。

好消息是,國務院以及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商務部、中國人民銀行、人社部等已密集出臺一系列扶持優惠政策。

“從宏觀層面看,政府的政策已經很好了,無論是金融的力度,流動性支持和貸款支持,還是財政的稅費支持,海關的出口支持,商業部門的物流支持等。”2月22日,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原全球副總裁朱民在一場在線演講中表示,“下一步,政策的到位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

朱民用了一系列數據說明,此次疫情對經濟產生了很大影響,在這種情況下要完成今年的經濟社會任務,“需要一個強勁的反彈,反彈是必然的,我們需要的是強勁的反彈,所以需要10倍的努力來推動反彈”。

【思南新發現】福祿克1535絕緣表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email protected]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040325
網安備案編號:4403303010105
西班牙人对阿拉维斯视频直播